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古典名著 > 其他名著

李碧华:相士

引用:文史博览 | 来源:文史网
“大上海”旅社虽唤“大”上海,可规模不算太大,而且在这十里洋场,名为“大上海”的旅社在广东路四马路(福州路)一带已有两家。好些食肆、旗袍店、理发厅……甚至彩票公司,也自诩“大上海”。
这家旅社建于民国十三年,已十年有多,不新不旧,可它地区好,男女来宾都爱来此开房间,图方便,每回光顾,服务员都垂着眼木着脸,识相不多言。
生意好着呢。比那些高级“饭店”欧化酒店还胜一筹。
他们的客人并非靠外埠旅客,反而海上一班“写意朋友”消遣娱乐,呼朋引类,偎红倚翠的阳台,实在不需要张扬——“写意”为上。
柜台的服务员瞅着一位戴着墨镜一头摩登烫发的高大女子离去。她叩“218”的门,进去约莫三四个小时了。他从眼角余光目送,知是上门的时髦烟花女子。他会心地不管闲事,只看一下客人名单,“218”是位唤于哲的旅客,多是假名儿,谁会查证?来自武汉乡巴佬,一身黑衣,出手也算阔绰,开房间时给过他小费。
上海滩乃纸醉金迷之花都。妓院分好几等,最高级的是“书寓”,其次是“长三”,下面还有“么二”、“花烟间”、“淌排”、“咸肉”。外来旅客,哪有闲情和时间与“先生”和“倌人”周旋?都召来短聚。
服务员认得这背影,道是“女相士”上门论相算命拆字——烟花女子名目五花八门,近日流行这个。进屋关上门,还不是一样的买卖营生?
只见“女相士”袅袅离开,带点阴阳怪气。他笑了笑,有人喜欢高头大马丰满腿长的,有人专挑娇小玲珑小鸟依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女子随那一阵“双妹”花露水的香气远去。做完生意仍刻意装扮添香,看来“相士”赶下场了。
——她并非赶下场会瘟生,装作气定神闲,其实墨镜中透出一丝紧张,直至远离旅社,走到轧闹猛的南京路一带,方吁一口气。
先到“老大房”买了大包熏鱼,加瓶黄酒。人人都说上海老店的熏鱼“透味”,柜台横边竖立一块金字朱漆的木牌。既来一趟,怎能错过?
之后上了单辫无轨电车,不管啥站,上了再说。任从电车行驶,目的是胡走乱荡不辨行踪。失笑:“土包子少见多怪,没坐过大都会的电车,还避免携带铜钱金属,以防触电危险。”
下电车后,找到一家旅社,开个房间先住下,登记名字是“菱青相士”。店方心照不宣。夜了,此刻买不到宁波或者福州的船票,还是先休息一下明日安排吧。
来到上海,本来以为手上有点钱,快活一阵子再找出路。谁知出事了,不得不走。
是一条人命!
“大上海”旅社的清洁女工在午间为“218”打扫卫生和更换开水壶时,一直没人应门:
“徐先生,在困觉么?徐先生——”
昨天给递上热毛巾,他小费不吝啬,女工怎肯放过侍候机会?而且心知客人昨儿晚上召来女相士相聚,得收拾一下吧——
再叩门,仍无反应。
不对劲!
服务员加入叫门阵营。没人应。终于开锁……一众脸色煞白,床上躺着一个尸体。
根据登记资料和旅社中人的供词,警方只能循这个方向侦查:——
床上躺着的尸体,男性,脸容被划花,颈上有捏过的瘀痕,此乃致命原因。外来旅客身世不详。开房间时用“于哲”名字,只道住三五天,未定。行李有被搜掠痕迹,钱财贵重物品皆不见,箱子上的名字,与登记名字不一样:“徐康”。
死者是徐康,凶嫌应是一度进房共聚之女子,身形高?、浓妆、烫发、戴墨镜、拎手提包。离去时甚从容,故未引起怀疑。上海滩烟花女子如过江之鲫,据统计,民国十年租界里有妓女六万多,到民国二十年,已超过十二万。
警察问:
“你所见之女相士朝哪个方向走去?”
服务员缩缩势势道:
“从四马路朝南京路那头,可没特别留意。转眼就消失了。”
“以前见过她吗?”
“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她都戴墨镜,样子看不清楚。”
“有什么特征?”
“气质谈不上高雅,可体形却健美。”
“仔细说说穿的什么衣服?”
“改良旗袍,水红水红绸子,硬领头吧?别了个别针,珍珠,是珍珠吧?高跟鞋,当然,穿了特显高……”
人人都以为妓女杀了嫖客,然后劫财逃亡。
人人都以为死者是来历难以查探刻意隐瞒身份的过客,真名徐康。
人人都知道,上海滩头天天死人。这又是一桩悬案。破不了,但无人追究,亲朋戚友想不到他在异乡出事,根本没人可通知。
旅社方面,当然三缄其口,只字不提,以免影响生意。
任何一位老板,打开大门,当然希望客似云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业务竞争大,妓女多有黑帮流氓作后盾,服务员话多了,老板不悦。
不过到底是命案,翌日成了报章头条。
——打开报章细看头条的,就是徐康本人。卸下旗袍,脱去高跟鞋,妈的!多累!
他已身在从上海开往福州的客轮上,吃着熏鱼喝着黄酒了。船已启锚,船体缓缓漂离码头,顺流而下。
三天前,他才从武汉乘搭客轮来这著名的冒险家乐园,背一条人命逃亡。谁知今日又得避走南方。将计就计也罢,徐康改名罗端,是个男子名字,那女气的“菱青相士”,随着退房间,换装束,已成过气。
而死在“大上海”218号房间的男人,究竟是谁?
徐康(一度改名于哲,再改名罗端,日后或另有新名字,天晓得)三天前自武汉上了这客轮,缓缓驶向上海。沿途是长江美景,很多乘客都走上甲板,悠闲地迎风赏山赏水——只徐康没那个心情。
一身黑衣的他,刚刚做了大买卖,说“买卖”,其实不花本钱铤而走险。他吊在一个银楼商人后头,原本摸了底,知道当日在银行提取了一笔钱,跟到僻静处抢劫就走。
虽已是民国廿多年,文明进步,可社会仍贫富悬殊,武汉仍是穷困城市。像徐康之流,得不到民国政府好处,都靠“自力更生”。之前,他已下手多趟,每有斩获,可以花上一段日子。钱花光了,再物色对象。
他用刀子抵住商人脖子,抢了公文包包便跑,谁料苦主极力挣扎反抗。
“找死!”
徐康见事急,吐口唾液给他一刀,抹在脖子上,很快不吱一声不支倒地,血冒涌而出,还带泡泡。
既已出人命,他当然逃亡。
认定了上海滩。这冒险家乐园对他而言,“冒险家”言之尚早,可逍遥法外先到“乐园”见识一下。怀里揣着巨款,胆子就壮。暂避风头享受一下。
基于本能,徐康站在稍为远离人群的地方,四下打量,以免成为通缉犯也不自知。眼睛像是浏览长江景色,亦不遗漏甲板上各人一举一动。一切没有异样,看来他是逃出生天了,真好运!
客轮泊了码头,徐康确定自己完全没事了。
先朝上海最繁华的地方走,饱餐一顿。咦,看到小姑娘在兜售。
“这是什么!”
“先生,买一条『江南票』吧,看你红光满面,一定会中奖。恭喜先生发大财!”
“奖金有多少?”
“头奖有三万哪先生。”
小姑娘见他有意,又推销:
“除了『江南票』,还有『大利票』,还有『陕西奖劵』,还有『娱乐票』,还有『大好彩』……”
原来上海滩头彩票名目如此茂盛,博彩的人亦寄予厚望,祈一票独得。徐康一忖:“初来宝地,也买个彩头图个吉利,说不定运气好再捞一笔横财。”当下掏钱买了几条,放口袋中。又问:
“附近有啥旅社好下脚?”
小姑娘手一指:
“福州路,我们唤四马路那头有家『大上海』,就在南京路后面。方便。”
正往后面走,忽然有一物件拦在徐康跟前。
一瞅,是把折扇。
持扇的是个貌不惊人的老头,问:
“无毡无扇,神仙难变。先生是外地来的?买一把折扇么?”
“莫名其妙,谁要买扇?”
“买把扇,搧走黑气迎红光。”
又作势端详一下:
“先生,恕我直言,身上有点腥味,印堂有朵乌云,想必需要冲冲喜添点彩,对吧?”
徐康不动声色,只微笑:
“江湖术士!”
其实心内忐忑,莫非是个“生神仙”?
“先生请瞧——”
一打开,扇面有画,涂着彩色,是幅“牛女双星会”的石印版画。牛郎织女横隔天河,眉目传情,意境一般而已。
正欲掉头他去。
老头忙缠住:
“先生——请仔细瞧瞧。”
手一晃,画面变了。
竟是“妖精打架”。什么牛女双星?都脱得光光的,神秘尽露,香艳之至。叫看的人血脉沸腾,心痒难熬。
老头刷的一下把折扇合上,递给他一张传单,笑道:
“先生若下榻『大上海』旅社,可以拨打德律风,请相士给先生看个相,指点迷津。”
这是张桃林纸红墨印刷的单张,有“莺莺相士”艳影,还有字:
“诸君欲问前程,
相士随传随到。”
并有宣传句子:
“慧质兰心,善观手相面相,奥妙神奇,挽回造化,保君得意!”
哦,徐康会心,不过是拉皮条的。虚惊一场。
瞧这“莺莺相士”摩登装扮,古老营生——他把传单搁口袋,迭在彩票之间。
色心已起。
一开了房间,依循指示,只消一通德律风打过去,相士便姗姗而来,移玉就教了。
论相算命拆字,本来是行走江湖生意,秘诀在鉴貌辨色套取口风,然后给予模棱两可之指点。“断人祸福前程”?恐百不得一。
而这些“女相士”,刊登广告印发传单,以“相术神奇”来包装,挂羊头卖狗肉——不,是卖“咸肉”。好,我就迎你一顿“妙论”,“就地正法”才是本意。
做案的人神经绷紧,来个上海娇娘给舒服一下,过把瘾消消火,“保君得意”?领教领教。
直等得有点不耐烦,馋了,咋还不来?
“笃——笃——笃——”
叩门声,轻轻悄悄的三下。
打开房门。
来了位妖娆女郎,熨了水波浪式发型,微微晃动,一身水红绸子旗袍,戴了墨镜。看不透心神和表情。嘴上口红亮丽,她嗓音有点沉,充满挑逗的魅力,叫人心猿意马。
莺莺道:
“218的先生,小妹给你看相来了。”
徐康色迷迷迎入。他万万想不到,为了这个人,不得不离开刚抵埗的上海滩。
世事难料……
徐康把莺莺相士迎进房内。虽以“女相士”挂羊头卖狗肉,可她也有点行走江湖的伎俩。
隔着墨镜端详一阵:
“先生,先送你几句。”
“说吧。”
“依小妹看,先生面相属金,金克木,伐木割草也靠金属工具,纸张彩票是先生囊中物。说不定发财了。”
徐康一笑:
“相士倒有两下子。”
“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
“那我前程如何?”
“先生,记好了: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五行都是相生相克的。”
莺莺挨近乎,压低嗓子:
“相金先惠,格外留神。”
徐康从口袋中掏出一迭钞票,抽出数张。她眼前一亮,不动声色。果然是瘟生肥肉。
此时叩门声响了。
“先生要不要叫几样酒菜助兴呀?”
莺莺径自打开门缝,道:
“不用了,别打扰了。”
当她打发清洁女工同时,把刚刚巧妙地自桌上顺手牵羊取得的手表,偷偷塞给她。
女相士回过头来,一笑:
“给你看个全相。火克金哪,金再硬,也顶不住熊熊烈火——”
“啰嗦!”
徐康没什么耐性,就上前扳倒,把她的旗袍扯开剥下。
“老子只想快活,来,看你的全相——”
话还未了,一把刀子迅即抵住他的脖子。划了道浅浅的口子警告。
徐康一怔。
“把钱全部拿出来,别使诈,快!我有接应。”
徐康知着了道儿。看来这些什么女相士都伙同党羽,让他上钩。他也不动声色,装作取钱。心忖:
“太岁头上动土!老子也是刀头舐血,岂容你得逞?”
身子一矮,转头夺刀,用力一打一劈,莺莺应声失手。这几下子,竟把她的假发墨镜一并打下地,嘴角渗着血丝。“她”是“他”——男人假装的女相士!难怪胆子粗身手好。差点让他制服了。徐康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二人扭打起来,纠缠间推倒在床,他使劲掐着相士脖子不放,良久,对方瘫软乏力,手一垂,一命呜呼了。
把他掐死在床。二人皆一动不动。
徐康喘了好几口大气。忽地用力一踢尸体。明明想过过瘾打打炮,来了个“人兔子”,恶心!谁知还出了命案,怎么办?再一踢,他脚上的高跟鞋也掉了,好大的脚,好大的鞋——
寻思如何善后。
第一个想法是“逃”。
不,有办法——
“不如趁机干掉『自己』。”
他打量一下床上这尚未僵冷的女服男尸。一条是人命,两条也是人命,灵机一触,不如妙用一下,让他做了“自己”,自己做了“她”。前一宗命案可以转嫁,身份和线索便石沉大海了。
马上把“莺莺相士”一身衣物与自己交换,戴好假发、墨镜,打开手提包,咦?化妆品一应俱全,还有花露水。生平第一次涂上口红,朝镜子展个媚笑,受不了!可为了逃出生天,重新做人,勉为其难吧。
他把钱全带走,故意留下箱子,在纸条信件上又留下“徐康”原名。
从此以后,“徐康”死了,他人间蒸发,改名换姓又一条好汉。
正欲离去,不忘取过刀子。在相士脸上划上好几刀,血肉模糊五官不辨,完全没有破绽。
扭扭腰肢,搔首弄姿,从大堂柜台服务员眼皮子底下,施施然扬长而去。
没有人怀疑。
上海滩真是个龙蛇混杂无法无天大都会。作为过客,改名“罗端”的他只懊恼享受的日子不多,刚到又得走了。“福州路”呆不得,反而朝“福州”奔去。时也命也。
相士曾道:“……水克火,火克金。”——他不是被克的金,他是克火的水,他的名字徐“康”里头就带水。
当警察上门查案时,他已上了客轮,自水路逃之夭夭。
这是个永不捅破之谜。
警察给各人录取口供。本是循例行事——有破绽!
“你再说一遍,是如何发现尸体的?”
清洁女工故意嗫嚅:
“那天给递上热毛巾,他小费不吝啬,心知客人晚上曾召来女相士相聚,我是打扫卫生的,什么也不知道,只想:得收拾一下吧……我就敲218的门,一直没人应门。我问:『徐先生,在困觉么?徐先生——』后来他们开了锁,才发现——”
“慢着,你敲门时说什么?”
“哪有?我只是问,徐先生——”
警察狠狠盯住清洁女工:
“他登记时用的名字是『于哲』,你怎么称他『徐先生』?”
她目瞪口呆——哪个地方露馅了?
对了!那手表。
“莺莺相士”偷了手表,塞给她。瞅了一下,手表底部刻了“徐康”名字,所以她下意识喊“徐先生”,与登记的“于先生”不符。
“你老老实实招来,否则关进看守所,审讯刑求,吃不了兜着走!”
招了,清洁女工是同伙。
还有那兜售彩票的小姑娘,还有那貌不惊人的卖扇老头(他才是头儿),都是讨生活的一帮人。看中了荷包肿胀的客人,顺势引进旅社。或暗偷或明劫,全脱不了关系,旅社中有没有暗桩也难说。为捞点油水吧了,事情闹大了,谁也没好处。
但关乎人命,“涉嫌”者一干人等全被逮了。一再认尸,最后竟发现死者是莺莺!原来嫖客才是凶手!
死了一同伙,算了,天涯海角如何报仇雪恨?赶明儿再找些个一起做买卖。上海滩头天天有人来,有人去;有人生,有人死……
有人作案,有人逍遥法外……
能吃遍好菜,尝尽美酒,豪花大钱才是真理。
房间清理好,洒点花露水,香喷喷。夏天有电扇,冬天有水汀,洗浴洗脸有冷热龙头,上下有电梯,大便有欧美坐厕,小便有新式尿兜,接谈有德律风……开房间的,拉勒篮里就是菜,来者皆是客,享受片刻欢娱,又各自上路了,谁理会来龙去脉?谁知床上死过人?
“先生,开房间么?这边请!218——”(完)

本文标题:李碧华:相士 版权说明
黄碧云:无爱纪
龙应台:火警

其他名著标题:李碧华:相士

其他名著地址:http://wenshibolan.com/wenxue/gudian/mingzhu/98635.html

1、《李碧华:相士》一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2、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最新其他名著
读者关注的未解之谜
热门其他名著
热门图文阅读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