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 古典名著 > 其他名著

李碧华:樱桃青衣

引用:文史博览 | 来源:文史网
唐,天宝初年,玄宗“开元之治”盛世已过。皇上宠爱杨妃,重用外戚奸臣,政治日趋腐败。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坐大随时发动叛变。
  世局纷乱,仍有渴想当官的人。
  范阳有位书生,卢姓,家境贫寒,长相普通,娶妻子庸。自小饱读诗书,只望在乡众眼中出人头地。
  他到京都应举,连年不第,又无颜回家,流落在外,生活日渐窘迫。
  但除了科举考试,卢生再没有其他心愿。所有书生的唯一出路,便是当个一官半职,光耀门楣。
  这天黄昏,卢生骑着驴游行,百无聊赖,想到前路茫茫,今年不知能否跻身仕途,抑或名落 孙山,又再重复考不完的试,强度干涩的人生?
  前面有一寺庙,和尚在向善信开讲,听经的僧徒很多,卢生也坐到席前。
  “呵----欠----”他有点困倦。什么也没有得到过,又如何看破放下呢?这些道理真难悟。
  迷糊地,算了算了,不如回去。
  至寺庙门口,看见一位穿着青蓝粗布衣裳的婢女,她携着一篮樱桃,在台阶下坐着。
  “相公,你可尝尝这樱桃?”
  樱桃又红又艳,香甜多汁,卢生与青衣吃得很开怀,是他近年来最自在舒适的一个黄昏。
  卢生问:
  “请问姐姐芳名?”
  “你唤我樱桃吧。”
  “樱桃姐姐是哪家婢女?”
  “我家娘子姓卢----”
  他有点诧异:
  “真的?可巧我也姓卢呀!”
  “是吗?”樱桃道:“娘子嫁到崔家。现在丈夫去世了,居住在城中。”
  “我听爹爹说过,有个亲戚也远嫁在此,不过失去音讯。好似住在天津桥一带----”
  “我们便是住水南坊那边的!”
  大家印证一下,原来崔氏夫人竟是卢生的堂姑呢。
  樱桃笑:
  “岂有姑姑同在一个都城,侄子也不去造访问候?”
  夜色侵入,卢生跟随这青衣过天津桥,进入水南坊。这处别有天地,宅门高大,甚是气派。卢生立在门下,倒有点惭愧。
  青衣先进去通报。不一会,出来了四名男子。二人穿红,二人穿绿,形貌俊美。卢生更加局促。
  “我们都是你姑姑的儿子,大家应是表兄弟了。”
  他们相见欢谈,自我介绍----一位任户部郎中、一位任郑州司马、一位任河南功曹、一位任大常博士。皆有功名,且居高位。卢生又羡又妒。人生在世,不过是名利前程与美妻,但自己沾不上边。
  “请随我们到北堂拜见娘亲吧。”
  姑姑年约六十多,穿紫色衣裳。她言辞高朗,十分威严。卢生有点畏惧,还不敢仰视。姑姑询问了他家里外的事特别熟悉氏族情况。
  姑姑又问:
  “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卢生一怔。
  “喜欢樱桃吗?”
  他实在有点心动。她年纪轻轻,又聪明伶俐,还长的娇俏迷人。
  但她只是个婢女啊。
  姑姑好似洞悉他的心事。
  “我有一外甥女,姓郑,父母早已故世,孤单一人,由我妹妹抚养,长的甚有容色,也很贤淑。我就为你筹划一下婚姻大事。你同意吧?”
  卢生家中早有糟糠。他不提。哪能反对这好安排?
  姑姑微笑:“比樱桃好上十倍呐。”
  他马上改变了目标,拜谢不已。
  姑姑二话不说即遣人去迎接郑氏小姐。
  卢生心如鹿撞,一如少年。坐立不安伫候美人。这种恋慕前未曾有。
  不一会,郑氏一家来了,乘坐车马甚是考究。她们查看历书,选择良辰吉日:“后日大吉,就在那天成亲好了!”
  卢生正待开口,姑姑道:
  “聘礼、财物、函信、礼席等等,侄儿莫忧愁,我统统给你准备处置。你在城中有什么亲朋戚友,都抄下姓名和住址,好让我们发喜帖。”
  卢生又听话,共写了三十余家,并且把在台省及府县官员也报上了。第二天发了帖。当天晚上举行婚礼,交拜天地。姑姑主持盛事,奢侈繁华地不似人间。
  翌日拜席,大会都城的贵客都赏光。拜席完毕,卢生和新娘子进入一个院子中,院中安置了屏风、帷幕、新床、被褥……都是罕见的珍异之物。
  偷看妻子,年纪大约十四五,清丽得天仙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卢生见了,不胜欢喜,忘了家乡眷属。
  转眼之间,又到秋试的时候。
  姑姑对他说:
  “礼部侍郎与我有亲戚关系,你去考试他必定尽全力来帮助你的,无须担心。”
  果然,春天登第,再应宏词科考试。姑姑又道:
  “吏部侍郎与我儿子,你的表弟为同级官员,他们交情融洽,为你进一言,你必回取得高第。”
  榜子一颁,卢生又登甲科,授秘书郎的官职。姑姑一力安排:
  “河南尹是我的堂外甥,让他上奏授你东都畿辅县尉官职吧。”
  过了几个月,皇上下诏敕令卢生为王屋县尉。之后,一直扶摇直上----进京迁为监察、转为殿中、拜为吏部员外郎、判南曹铨毕、再任郎中之职。
  三年内,他在吏部、兵部、礼部……都当上侍郎,还掌握了选拔官吏的势力,位及人臣,操升贬权,众皆巴结,他乐享逢迎,以贿款多少分配官职高低。
  他从没怀疑过,姑姑何以有此大能大力,点石成金。
  也没思前想后,检讨一下自己的实力、际遇和良知。
  荣华富贵,名利权势,令卢生飘飘欲仙。
  不经不觉,二十年过去了。
  卢生有了七个儿子、三个女儿。儿女们的婚事,仕途的策划,他也一一办妥。内外孙子十人,一家热闹。
  一日,家丁通报:
  “老爷----”
  “什么事?”
  “外面----”
  “吞吞吐吐的,是有稀客临门吗?”
  “有一蓬头垢面妇人求见?”
  卢生错愕:
  “……?”
  家丁也不好回话。有点大舌头:
  “说是老爷在范阳的原配,很挂念夫君……并特来报告老人家饥荒中的死讯……”
  妻子、父母、家乡----
  卢生才猛然省得自己出身。
  那不可告人的,早已抛诸脑后的故旧。他的本来面目。
  如何取舍?
  如何打发?
  此时----
  忽见朝廷官差,人马浩荡而至。原来因贪赃枉法,并富甲一方,令高层存疑,龙颜不悦,必有忠贞分子为皇上设想,奏上一本。
  眼见将成阶下囚,性命不保,九族株连。他决定逃亡。
  在后门如丧家之犬般夹着尾巴溜掉。
  咦,前面有一寺庙,好生眼熟。
  寺庙内,和尚也向善信开讲,座无虚席。卢生内近走上大殿,礼拜佛像,忽然昏醉过去。身畔有营营人语,摇晃着:
  “施主怎么了?”
  和尚在喊他:
  “你醒来吧!”
  他醒了。
  只见自己身穿白布衫,憔悴如故。哪有前呼后拥的官员、俯首听命的下属?哪有豪宅华衣美妻和绕膝的儿孙?岁月亦未老去。
  他迷惑的在大殿上徘徊了一阵,慢慢离开。
  牵驴的小童拿着帽子站在大门外,急道:
  “人和驴都饿了,相公为什么久久不出来?”
  卢生问:
  “现在什么时候了?”
  “天快黑了。”
  卢生用力摇摇头,正待骑上驴背。
  他出了寺门,竟见仍坐着那位青衣,她仍携一篮樱桃,甜艳如前。这会儿,她告诉身畔分尝的一位青年书生:
  “你唤我樱桃吧。”
  “樱桃姐姐是哪家婢女?”
  “我家娘子姓谢----”
  “真的?可巧我也姓谢呀。”
  “是吗?……”
  “……”
  卢生叹息着骑驴远去:
  “人世间的荣华富贵,荣辱得失,恩怨爱恨,不过如此。”
  (改编自宋《太平广记》卷二百八十一,一个小小的梦。)

本文标题:李碧华:樱桃青衣 版权说明
三毛:守护的天使
黄丽群:卜算子

其他名著标题:李碧华:樱桃青衣

其他名著地址:http://wenshibolan.com/wenxue/gudian/mingzhu/98631.html

1、《李碧华:樱桃青衣》一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2、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最新其他名著
读者关注的未解之谜
热门其他名著
热门图文阅读
点击数: